Monday, December 30, 2013

我不懂這是怎麽一回事

好像也不是第一次發生這樣的事了。

生平第一次出國到做夢都沒想過的英國念書,之後還到歐洲和香港旅行。途中,電腦先生也許興奮過度,從此當機死亡,裡面的所有資料和照片像煙火般,璀璨過後一切凋零。

這些年來累積的寫作,都是不需要任何人明白的自我對話。結果,一切在毫無預兆中化爲烏有。

親愛的記憶棒先生,謝謝你給了我那麽殘忍的歲末禮物。

Saturday, December 28, 2013

Sum Up

原來幾張照片就能總結一年的時光。

就像: 

離別之際; 
分手之際; 
憶起至愛之際; 

往往只有一句話、一個微笑、一個眼神、一行眼淚, 
仿佛所有累積的小事都不及那一刻重要。

看似兒戲,卻又如此無奈。 

感謝這一年來美好的片面記憶。 

我的2013。珍重。 

video

Thursday, December 19, 2013

不。痛。


感覺像你憧憬過很美麗的風景綫,偶然間遇見了,但大雨滂沱,你只能忍痛割捨。

其實可以不堅持的,只要我的難過你都懂。

Thursday, December 12, 2013

秋天裡的陽光味

在九份下榻的陽光味宿是一家創意滿分的民宿。

從窗戶前望去,遠處是一片海。翌日醒來不到淩晨六點,外頭已錯過了日出。房间里的每一件摆设,从玄关旁的小客厅、沙发上的泰迪熊和书架、窗戶上的小植物和玩具、充当桌面的木门和充当桌脚的缝纫机、桌面上的插花到浴室的石头地面,无一不透露着民宿经营者的巧思。

房門外則是另一片優美的景致。落單的木馬佇立在走道上,孤獨而唯美。走進用餐區,無論是地板、吧台、餐桌、椅子或書架皆以木頭爲主,再綴以各種復古或以廢物製成的擺設物,每個角落都顯現不一樣的創意,仿佛每一件都是老闆無價的藝術品。

早餐呈上桌的那一瞬間,我們對望後笑了。雖説民宿費用包含了早餐,但端出來的三文治絕不馬虎。全麥麵包搭配新鮮肉鬆、起司、蔬菜,碟子上還有五種水果,再加上一杯溫熱的豆漿,不只餵飽肚子,還令人微感幸福。

民宿内的小狗慵懶地卷縮在椅子上,深褐色的身體和脖子上紅色蝴蝶結的項圈頗有聖誕節氣息。它漠視一切的態度猶如誰來打擾也提不起勁,就連把它從一張椅子“搬”到另一張椅子,它也毫無表情,姿勢依舊,只管過自個兒愜意的日子。

這裡的一切都能給旅人一種“家”的歸屬感。平常看似簡單的物品落在民宿经营者的手裡好像都有了一種魔法,予人舒服的愉悅感,也許只要能夠做著讓自己快樂的事情,那就是民宿经营者嚮往的小日子了。

來到這裡,感覺一切很好,只缺煩惱。































Thursday, December 05, 2013

親愛的,怎麼就13年了呢?

你來的那一年,主流樂壇依然是情歌的天下。那年之前,他從雙人座離席了,我以為只是短暫的歇息,沒想到,他從此沒有回頭過。

我聽過好多關於時間的說法,包括它能讓你忘記你想忘記的。但,時間不是解葯,傷痛像藤蔓一樣在心裡攀緣扎根,假以時日後,沒有治癒的傷口變成了疤痕,不痛了,但永遠都在。

心情大起大落之時,你來了,用朝陽般的姿態出現。那些有你在的日子,即使快樂,還是會感到落寞。繞過世界一圈回到原點,發現除了時差、天氣、景物的差異外,存在的依然存在。

而後的那幾年,你繼續堅持你的熱情,而我和他雖然生活在同一個城市,但卻彷彿掉落時差空間一樣,不會在人海中偶遇、不會敍舊、有事不會找他、電話屏幕更不會無故有他的來電顯示。

彼此各自生活著,不刻意打聽彼此生活,像不曾有過半點關聯的陌路人。後來認識的人們沒見過我們很年輕的樣子,犹如廢墟的前身是一個籃球場,不在那地區長大的人根本不會知道。

13年,一晃眼就過去了。

愛過的、錯過的、快樂過的、瘋狂過的、失態過的、質疑過的、等待過的、煎熬過的……過去了以後才發現記住的寥寥可數才是最深刻的。

那些從前單身的都不單身了,而你依然堅信讓自己最快樂的音樂。那他呢?是不是也在堅持做讓自己快樂的事?

再想起關於時間的説法,它能讓你忘記你想忘記的,但若忘不了的,你說:“那就不必放下吧!”因爲那過去終將變成一顆黑點,然後在記憶的長廊裡等著煙灰湮滅。

若能再度無預期遇見他,寒暄兩句,再莞爾一笑也許就是最好的再見。

Wednesday, December 04, 2013

九份。之秋

聼了好多年《九份的咖啡店》後,終於,我也來到了九份。在台北初秋的季節。

她很愛九份,也許一開始跟陳綺貞有關。

他也想看看九份,也許也是陳綺貞的緣故。

從民宿方向往上走就來了九份老街的另一端。走過一層層狹窄的石階路,吃過推薦的魚丸與花生卷冰淇淋,喧嘩熱鬧的巷弄充溢著一片濃厚的人情味。

暮色低垂,氣溫驟降,用一碗古早味的阿柑姨芋圓暖了暖胃。外頭被霧籠罩的山巒與海景旖旎如畫,細細地咀嚼那份安謐,感覺輕鬆自在。

穿過繁華的老街,人潮變得稀少,兩旁的房子與店鋪頗有小日本的氣息。簡單的木制房子門前擺了幾盆小植物,街燈灑在木頭上的色澤,隨便拍都是心頭好。

三、兩個女生本來靠在旁邊的欄杆欣賞九份的夜景。過了好一陣子才走過來,連聲“不好意思”後走上去打開我身後的門把進了去,我們才驚覺那是家民宿,當場真的糗弊了!

而下榻的陽光味宿也是旅途上最充滿驚喜的民宿,處處都盡顯老闆兩夫妻的巧思。能夠經營一家特色民宿、豢養一隻狗、有著兩個可愛的孩子,每天都做著自己喜歡的事,縱使千篇一律,但臉上的微笑其實也説明了一切。

我對九份最初的好感純粹從它的名字開始。但,來了一趟後,即使沒泡過一家茶館或遇見陳綺貞說的咖啡館,單純靜靜地感受每條巷子熙攘或恬靜的氣息,那份感覺原來已夠回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