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30, 2013

我不懂這是怎麽一回事

好像也不是第一次發生這樣的事了。

生平第一次出國到做夢都沒想過的英國念書,之後還到歐洲和香港旅行。途中,電腦先生也許興奮過度,從此當機死亡,裡面的所有資料和照片像煙火般,璀璨過後一切凋零。

這些年來累積的寫作,都是不需要任何人明白的自我對話。結果,一切在毫無預兆中化爲烏有。

親愛的記憶棒先生,謝謝你給了我那麽殘忍的歲末禮物。

Saturday, December 28, 2013

Sum Up

原來幾張照片就能總結一年的時光。

就像: 

離別之際; 
分手之際; 
憶起至愛之際; 

往往只有一句話、一個微笑、一個眼神、一行眼淚, 
仿佛所有累積的小事都不及那一刻重要。

看似兒戲,卻又如此無奈。 

感謝這一年來美好的片面記憶。 

我的2013。珍重。 

video

Thursday, December 19, 2013

不。痛。


感覺像你憧憬過很美麗的風景綫,偶然間遇見了,但大雨滂沱,你只能忍痛割捨。

其實可以不堅持的,只要我的難過你都懂。

Thursday, December 12, 2013

秋天裡的陽光味

在九份下榻的陽光味宿是一家創意滿分的民宿。

從窗戶前望去,遠處是一片海。翌日醒來不到淩晨六點,外頭已錯過了日出。房间里的每一件摆设,从玄关旁的小客厅、沙发上的泰迪熊和书架、窗戶上的小植物和玩具、充当桌面的木门和充当桌脚的缝纫机、桌面上的插花到浴室的石头地面,无一不透露着民宿经营者的巧思。

房門外則是另一片優美的景致。落單的木馬佇立在走道上,孤獨而唯美。走進用餐區,無論是地板、吧台、餐桌、椅子或書架皆以木頭爲主,再綴以各種復古或以廢物製成的擺設物,每個角落都顯現不一樣的創意,仿佛每一件都是老闆無價的藝術品。

早餐呈上桌的那一瞬間,我們對望後笑了。雖説民宿費用包含了早餐,但端出來的三文治絕不馬虎。全麥麵包搭配新鮮肉鬆、起司、蔬菜,碟子上還有五種水果,再加上一杯溫熱的豆漿,不只餵飽肚子,還令人微感幸福。

民宿内的小狗慵懶地卷縮在椅子上,深褐色的身體和脖子上紅色蝴蝶結的項圈頗有聖誕節氣息。它漠視一切的態度猶如誰來打擾也提不起勁,就連把它從一張椅子“搬”到另一張椅子,它也毫無表情,姿勢依舊,只管過自個兒愜意的日子。

這裡的一切都能給旅人一種“家”的歸屬感。平常看似簡單的物品落在民宿经营者的手裡好像都有了一種魔法,予人舒服的愉悅感,也許只要能夠做著讓自己快樂的事情,那就是民宿经营者嚮往的小日子了。

來到這裡,感覺一切很好,只缺煩惱。































Thursday, December 05, 2013

親愛的,怎麼就13年了呢?

你來的那一年,主流樂壇依然是情歌的天下。那年之前,他從雙人座離席了,我以為只是短暫的歇息,沒想到,他從此沒有回頭過。

我聽過好多關於時間的說法,包括它能讓你忘記你想忘記的。但,時間不是解葯,傷痛像藤蔓一樣在心裡攀緣扎根,假以時日後,沒有治癒的傷口變成了疤痕,不痛了,但永遠都在。

心情大起大落之時,你來了,用朝陽般的姿態出現。那些有你在的日子,即使快樂,還是會感到落寞。繞過世界一圈回到原點,發現除了時差、天氣、景物的差異外,存在的依然存在。

而後的那幾年,你繼續堅持你的熱情,而我和他雖然生活在同一個城市,但卻彷彿掉落時差空間一樣,不會在人海中偶遇、不會敍舊、有事不會找他、電話屏幕更不會無故有他的來電顯示。

彼此各自生活著,不刻意打聽彼此生活,像不曾有過半點關聯的陌路人。後來認識的人們沒見過我們很年輕的樣子,犹如廢墟的前身是一個籃球場,不在那地區長大的人根本不會知道。

13年,一晃眼就過去了。

愛過的、錯過的、快樂過的、瘋狂過的、失態過的、質疑過的、等待過的、煎熬過的……過去了以後才發現記住的寥寥可數才是最深刻的。

那些從前單身的都不單身了,而你依然堅信讓自己最快樂的音樂。那他呢?是不是也在堅持做讓自己快樂的事?

再想起關於時間的説法,它能讓你忘記你想忘記的,但若忘不了的,你說:“那就不必放下吧!”因爲那過去終將變成一顆黑點,然後在記憶的長廊裡等著煙灰湮滅。

若能再度無預期遇見他,寒暄兩句,再莞爾一笑也許就是最好的再見。

Wednesday, December 04, 2013

九份。之秋

聼了好多年《九份的咖啡店》後,終於,我也來到了九份。在台北初秋的季節。

她很愛九份,也許一開始跟陳綺貞有關。

他也想看看九份,也許也是陳綺貞的緣故。

從民宿方向往上走就來了九份老街的另一端。走過一層層狹窄的石階路,吃過推薦的魚丸與花生卷冰淇淋,喧嘩熱鬧的巷弄充溢著一片濃厚的人情味。

暮色低垂,氣溫驟降,用一碗古早味的阿柑姨芋圓暖了暖胃。外頭被霧籠罩的山巒與海景旖旎如畫,細細地咀嚼那份安謐,感覺輕鬆自在。

穿過繁華的老街,人潮變得稀少,兩旁的房子與店鋪頗有小日本的氣息。簡單的木制房子門前擺了幾盆小植物,街燈灑在木頭上的色澤,隨便拍都是心頭好。

三、兩個女生本來靠在旁邊的欄杆欣賞九份的夜景。過了好一陣子才走過來,連聲“不好意思”後走上去打開我身後的門把進了去,我們才驚覺那是家民宿,當場真的糗弊了!

而下榻的陽光味宿也是旅途上最充滿驚喜的民宿,處處都盡顯老闆兩夫妻的巧思。能夠經營一家特色民宿、豢養一隻狗、有著兩個可愛的孩子,每天都做著自己喜歡的事,縱使千篇一律,但臉上的微笑其實也説明了一切。

我對九份最初的好感純粹從它的名字開始。但,來了一趟後,即使沒泡過一家茶館或遇見陳綺貞說的咖啡館,單純靜靜地感受每條巷子熙攘或恬靜的氣息,那份感覺原來已夠回味。











Saturday, November 23, 2013

Hello Taipei

不到傍晚六點就完全天黑的城市,我一直錯覺地以爲晚餐時間過了很久,結果每次看手錶都有小錯愕的感覺。

10月的台北入秋了,日落也來得早。這種仿佛活在時差的國度裡,人與人之間的看起來似乎沒什麽差異,但實際上卻大不同。

那些仿佛與生俱來的熱情,友好的態度一開始讓我有點小怯步,畢竟“處處提防”這種防身術早已是生活的一部分,對於過於友善的人們總保有一絲顧慮。

秋天的台北原來也會鬧情緒。時而豔陽天;時而陣雨來襲;時而陰沉安靜,我們隨意而行,按照天氣變更目的地。

在旅途上,走路的機會較多,往往過了一個轉彎或一個捷運站,竟與某些風景不期而遇,意外收穫是旅途上的小確幸。

旅行的當下,對人、事、物的感受多半都是直來直往的,但往往思緒沉澱以後才發現,對這片土地的喜愛是循序漸進的,所以這次無法涉足的地方,只好留待下次了。


 



 
 
 

 

 
 






 


Tuesday, October 08, 2013

過客

在《一代宗師》裡,宮二與葉問重逢的那一幕讓我想起了《2046》的白玲和周慕雲。

白玲離港的前一天要求周慕雲留下來陪她,算是她借他一晚。他用一貫的不羈微笑拒絕。他說,他後來才知道,有些東西永遠都不會借給人。她靠在門邊看著他離去,眼淚、情緒全然瓦解。 

慢鏡頭刻畫他離開的模樣,那嘴角上揚的微笑,豁達中帶點惆悵。儘管白玲曾讓他不寂寞過,但蘇麗珍早就住在他心裡,所以白玲永遠無法當上正選。 

宮二向葉問表達心意的那一刻,她一臉的坦然旨在抒發情緒,而不要求任何回報。葉問臉上的淡定彷彿否定那曾在他心中泛起的漣漪。我想,葉問并非漠视对宮二的情感,只是那好感不足以發展成一段感情。 

或者真如王家衛所說,宮二和葉問之間沒有愛情,因為當一個武功高強的人遇上另一個強手時,他心裡想的只有打一場架。 

周慕雲跟白玲遇上的時間不對。宮二跟葉問遇上的時間也不對。人海中的相遇有時就是充滿玄機。太早遇不上。遲了只能當個過客。白玲是。宮二亦然。

Tuesday, September 10, 2013

comfort song

如果說無時無刻都能讓身心靈感到滿足的食物被稱爲comfort food,那無時無刻都能撫慰人心的歌曲就應該被叫做comfort song。

那些莫名的時刻、那些踏入KTV不知要點什麽歌的時刻、那些看著風景就會想聼歌的時刻、那些獨自搭車/開車的時刻、那些閙情緒的時刻、那些雨天容易傷感的時刻、那些想要假裝文青的時刻,我都會想起這首歌 – 《旅行的意義》。

這是一首帶點小傷感的情歌,述説著他和她的回憶。他踏遍了世界各地,看過許多美景和人後發現他留戀的是外頭的花花世界,所有關於她的一切,他無從表達他的想法。

於是不管是想起經歷過的而心有慼慼然,還是喜歡旋律、歌詞或陳綺貞不溫不火的唱法,只要聽到這首歌,平靜感就會油然而生。所谓的comfort song,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Sunday, August 18, 2013

forgive but not forget

他一開口唱歌,被歲月沉澱的記憶仿佛蘇醒過來。

那股歷經滄桑、看盡風花雪月的嗓音好像有說不盡的故事與感慨。

你也有過那年少的輕狂。和無知。

最瘋狂的事。最遺憾的事。對你來説同等重要。

你說,forgive but not forget。

因爲有些事情像傷疤一樣,不痛了,但永遠都在。

Tuesday, July 23, 2013

F-R-I-D-A-Y

週五晚上,
走在閃爍的燈飾下,
有種提早過聖誕的感覺。

街道兩旁的酒吧、餐廳越夜越喧嘩,
彷彿這座城市的人們安居樂業,
趁週休二日來臨前小酌一杯,
再安穩地睡去。

街道中央站著情侶,
擁抱後對望一眼
再突然傻笑,
我喜歡傻笑的兩個人,
只有兩個人明白的默契,
旁若無人。

忙碌工作後的慰藉是一場電影,
電影竟看得有小小旅行的感覺,
電影的好壞也無緊要。

周五的晚上,
越夜越美麗,
不用酒精的麻醉,
卻已微醺。

Wednesday, July 17, 2013

危機

總是毫無危機意識。

比如沒想過開車會發生意外。旅行會遇上小偷。逛街會遇到劫匪。下樓梯會扭傷腳踝。喝茫了會說外星語。

也沒想過太認真會輸。自視過高會讓人窒息。得意會忘形。太貪婪會一無所有。太自由會迷失方向。

更沒想過穿過風雨的愛依然看不見曙光。

於是危機來了,毫無招架能力。

終日患得患失,躲在黑暗角落自我批判的時候,分不清臉上的霧氣究竟是無助還是委屈。

愛彷彿只是你的防空洞,只有寂寞才想起的庇佑所,而我卻把它活成小確幸,才會無法辨識幸福和災難的信號。

我以為跌跌撞撞了以後會比從前聰明些,但原來一夜長大最需要的是失憶,而不是念舊。


Wednesday, June 05, 2013

失序

昨天拼湊的回憶如同一段失序的人生。

沒有先說再見,後來也沒有再見。

原來不難過。



Sunday, May 12, 2013

那天 — 508

塞了近乎三小時的車程趕到體育館,一路上都是默契十足的黑衣人。不難發現,許多面孔看來都是首投族。

激情澎湃的大集會後,現場猶如嘉年華會,大夥兒開心地拍照、喊口號,甚至有人就開始繞著草場,手持黨旗跑了起來,身旁的人也紛紛加入他們的行列,害我差點以為是某大型運動會的閉幕典禮。

我們提著黑色塑膠袋沿途撿垃圾,膠袋無法裝滿,除了因為很多人也在自動撿垃圾,現場的垃圾根本不多。看著被雨淋溼過的體育館,地上的乾淨程度一點也不像剛舉辦過近20萬人的大集會。

這場跨越種族與膚色限制的全民運動,我絲毫感受不到難過的氛圍,反而有越挫越勇之感。真的,當全民開始醒覺,尤其是年輕的一輩也意識到身為公民的責任時,誰說我們絕望了?

另外,"一馬"不是口號,當你看著擠爆體育館的人潮時,我想跟你說,我們每天就是在過"一馬"的生活,所以不要再把我們分黨分派了。

Dear Penang

308過後,我到過檳城一次,卻完全顛覆過去對檳城的既定印象。

對於我這只在檳城逗留三天的過客而言,最深的感受是其環境衛生,讓我有點身處在獅子國的感覺。

505來臨之前,再赴了檳城一趟,一來是為了農夫的畫展,二來是想看看大選前四面楚歌的檳城。

車子駛入市區,看不見往昔純樸的檳城風貌,反之藍旗在大街小巷佈下天羅地網,誇張程度令人窒息,更甭提隨處可見免費宴客的布條。

那時候,不只是檳城人,身邊的親朋戚友都非常擔心檳城會因此而淪陷。

我們從來沒有住過檳城,但為什麼我們如此擔心,是因為我們從檳城看到希望。萬一讓撒下大量美味魚餌的漁人得逞了,我們還會有明天嗎?還好,天在看,大選成績證明了檳城人是有良知的,明天仍有希望!

農夫的畫總帶點淡淡的憂鬱,在非常時期來這個畫展,感受更是特別深刻。

未來的路不好走,但我們並非孤身作戰,這才是最令人振奮的事。

Dear Penang,我期許再次踏入檳城,然後再細細探索這座城市純樸的風貌。